您的位置: 抚顺资讯网 > 体育

移动藏经阁 第一千四百九十八章 琐事

发布时间:2019-10-12 18:34:08

移动藏经阁 第一千四百九十八章 琐事

“四眼神探。”虽然眼镜男极力的抗议,可是周亦如还是如实的揭穿了他的老底。

“这个外号很神气吗?”

“唐晨,你还害臊了啊,哈哈……”周亦如肆意的调侃着这个叫做唐晨的眼镜男。

唐晨气恼的叫道:“自己回家,我走了。”

说着

,唐晨头也不回的离去,对于这个四眼神探,其实唐晨非常的不喜欢。

当然了,一般来说没有人会喜欢这种外号。

“喂,你别走啊,我这大包小包的,你就把我一个人丢这啊。”周亦如的包裹可是相当多,至少有四五个大包,也不知道里面塞了什么。

“亦如姐,你不会是搬家了吧?”

“你记得我上次和你说过的,我要开店吧,我现在已经成功的迈出第一步了。”

白晨打开其中一个大包,里面全都是裹着包装袋的赞新衣服。

“你开服装店吗?”

“是啊,我这次去sh,就是去进货的。”

“你怎么亲自去进货?”

“没办法,资金有限,目前就我自己老板兼伙计,什么事都要自己来。”

“那个四眼警察是你男朋友么?”

“什么啊,他就一苦力,结果到了家门口给我撂挑子了,这家伙……”

“谁让你当着外人面给他难堪。”

这要换他他也生气,其实白晨觉得那眼镜男的脾气还不错,愿意陪着周亦如跑大老远去进货,估摸着对周亦如有那么点意思。

“吴叔,帮亦如姐把货送回去。我一个人转转。”

千年那大块头,直接就抓起四个大袋子。

周亦如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这每个袋子少说也有四五十斤重,可是千年直接就把四个袋子全提起来了,而且看起来一点都不吃力。

“吴大哥,你不要太勉强了,留着一个我来提吧。”周亦如反而不好意思起来。

“不用和他客气,就算再多几个袋子,也难不倒他。”白晨淡然说道。

“石头,你一个小孩子,在这里又人生地不熟的,还是不要乱跑了。”

“现在是和谐社会。你还真以为人贩子满大街都是啊。”白晨翻了翻白眼。

周亦如还是有些担心,可是劝不动白晨,只能看向千年。

“吴大哥,你就放心石头一个人在这乱走?”

“我可管不了他,说起来我是他保镖,实际上就是当苦力,什么地方需要我出力了。就让我当这苦力,比如说现在,至于他……你就放一百个心,全世界的小孩都有可能被拐卖,他也绝对不会被拐卖。”

“吴大哥,辛苦你了。”被千年这么一说,周亦如更加不好意思了。

“没事。反正我闲着也是闲着。给他当了那么久的保镖,一次都没和人动手过。倒是好几次被当坏人。”

“吴大哥,你还说……”周亦如已经恨不得找个洞钻进去了。

“好了,我走了,你们要找我就打我。”

白晨一个人出了车站,拦下一辆的士,直奔着千年留给他的地址过去。

白河集团,基本上只要是wz人,都不可能不知道这家公司的名字。

白河集团主要从事远洋贸易以及建筑工程,算是wz市内的行业娇楚,甚至是在内地也排得上名号。

白晨就坐在白河集团的大楼前,看着前方的大楼。

白墨就是白河集团的老总,虽说白河集团不是一家上市公司,可是其每年缴纳的税收,已经名列wz市前几名。

因为没有到下班的时候,所以大楼前还是比较清静的,偶尔会有车辆进出。

就在这时候,一个熟悉的人从白晨的眼前走了过去,白芯雅。

身边还跟着一个男子,不过两人似乎在争执着什么。

“芯雅,都这么久了,你还不肯原谅我吗?”

“张伟庭,我告诉你,我们已经完了,你不要再纠缠我了。”

“可是我还爱你,难道你忘记了我们当初的承若吗?”

“笑话,你和其他女人上床的时候,怎么没想过我们的承诺?我警告你,不要再跟着我了。”

“不,芯雅,我还爱你,原谅我吧,我知道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是那个女人勾引我的,我和她已经没有联系了。”

“那是你的事,与我无关。”白芯雅的态度非常的坚决。

不过那个叫张伟庭的男人似乎也很坚决,依然不依不饶的缠着白芯雅。

“不,你要是不原谅我,我是绝对不会罢休的。”

“张伟庭,我说过了,我们结束了!”

“芯雅……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肯原谅我?”

“我已经说过了,我们已经分手了,人贵自知,不要再纠缠我,不然我报警了。”白芯雅甩开张伟庭。

可是张伟庭依然不肯罢休,白芯雅一走入大门,看了眼身后的张伟庭,立刻就叫大门的保安。

“牛叔,把他拦住。”

“小姐……他这……”

“我和他已经没关系了。”白芯雅说完,径直的走入大楼中。

张伟庭想要跟进去,可是保安立刻将他拦住。

张伟庭急了:“白芯雅,要分手可以,可是你别以为这么轻易就把我甩掉。”

白芯雅回头看了眼张伟庭,只留下一个厌恶的眼神。

白晨记得,半年前在云南那边遇到白芯雅的时候,她正值失恋期。

她当时谈的对象应该就是这个男人吧。

张伟庭显然没注意到正有一双眼睛在注视着他,张伟庭拿出一个,脸色显露出几分阴狠。

“苟大哥,有空么,帮我个忙……一点小事。嗯嗯,晚上我请你吃饭。”

张伟庭看了眼白河大厦。恨恨的离去。

白晨只是看了眼张伟庭,从他的言谈举止,白晨感觉这张伟庭心术不正。

“千年,你送周亦如回家了吗?”

“嗯……已经好了。”

“帮我跟踪一个人,我看着这家伙不像是好人。”

“不是好人?什么人?”

“我姐姐的前男友。”

“那要我怎么做?”

“如果你发现他有什么不轨的举动,就让他人间蒸发。”

白晨挂上后,白芯雅和白墨坐着一辆车子出来了。

看起来白芯雅的心情,并未受到这件事的影响,与白墨二人有说有笑。

看来她对张伟庭的确已经没有感情了,两人并未注意到坐在角落的白晨。车子从白晨的面前经过,他们两个或许是白晨在这世界上最亲的人,白晨也不知道该作何感受。

“芯雅,那个张伟庭是不是又来缠着你了?”白墨低声问道。

一提起张伟庭,白芯雅的脸色就沉了下来:“爸,我们不是说好了吗,不要再在我的面前提起那个人。我不想再听到他的名字。”

“好好……不提他。”白墨打着哈哈转移话题:“今晚我们去哪里吃饭?”

“不了,今天亦如姐回来,我和如意姐要和她一起吃饭。”

“你这小没良心的,你都多少天没陪我吃饭了。”

“那好啊,今天晚上的饭局你也来啊,反正我是无所谓。”

“别别,千万不要……我可再也不和那两丫头一起吃饭了。”

“她们有那么可怕吗?”白芯雅撇撇嘴。不满的说道。

“还不可怕呢。我堂堂的白河集团的老总,居然陪着你们几个疯丫头吃霸王餐。结果第二天都上了,你们几个太会闹了。”

“不去就不去,我还不稀罕呢。”

“对了,你毕业也一年的时间了,也不能每天都无所事事,你看如意和亦如两个丫头,都开始工作这么久了,你也该学学她们,什么时候来公司上班?”

“不去,我已经找到工作了,在乐清县一中当老师。”

“你疯了吧?你堂堂白家大小姐,跑去中学当老师。”

“爸,你这什么观念啊?当老师怎么了?当老师就有辱门风了?”

“我不是那意思……关键是当老师没什么前途啊,就凭那几千块的工资,够你花销?”

“那你的意思是说,我以后就只能靠你养着?当个米虫?”白芯雅反驳道。

“你这丫头,怎么说话的,我是为你好。”

“反正我已经决定了,我就要去当老师,你还别拦着我,我意已决。”

“那好,你就去当你的老师,我啥也不说。”白墨不再阻止,他知道以自己女儿的倔脾气,自己越是阻拦,她就越是来劲。

等她干了几个月,到时候吃够苦头了,她就知道老师不是那么好当的了。

白墨还真就不信,自己女儿真能在那个工作岗位上干的了几年。

“前面停车,我要下车。”白芯雅突然叫起来。

车子停在路口处,白芯雅与白墨告别后,便匆匆的跑上一辆公交车。

白墨看着自己女儿的背影,不由得一阵苦笑。

她每次去陪自己的那两个死党,从来不让自己开车送她,也不自己开车,总是坐公交去,因为她怕自己的身份,让自己的两个朋友有距离感。

白墨拿起:“喂,老狗,是我,白墨,你刚才说的事是真的吧?嗯……你看着办吧,如果那小子不识好歹的话,就帮我个忙,我会好好感谢你的。”

张伟庭自以为有点门路,想要找自己女儿的麻烦,却不知道他的一举一动,都在自己的掌控之中。

就连当初,也是自己设套,让那个女人勾引张伟庭的。

从始至终,张伟庭和自己的女儿都蒙在鼓里,当然了,白墨不会让这些事公开,白墨从不觉得张伟庭配得上自己女儿。(未完待续。)

成都西部甲状腺医院黄祝清
郑州西京白癜风医院专家号
成都西部甲状腺医院武春青
郑州西京白癜风医院专家是谁
成都西部甲状腺医院阳启茂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