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抚顺资讯网 > 体育

盛华双杰 第四百六十八章 帝国第一人的拒绝

发布时间:2019-09-25 18:14:10

盛华双杰 第四百六十八章 帝国第一人的拒绝

“未来盛华民权帝国的栋梁们,现在我们开始上课。”

浑厚而清亮的声音在教室内回荡,听得出来,这胡天风在斗气实力上也达到了斗师级,可见这人修炼的悟性极高。

而且这胡天风称呼同学们为未来的栋梁,更是叫得同学们热血澎湃,很是激情涌动。

只是不知道他所説的那个未来栋梁们,是不是也包括我和润东哥两人,反正我看到身边的润东哥猛然把身子坐得直直,就像似听到了召唤般,润东哥是很投入的人,很有激情的人,当他坐到课堂上,相信他就已经把自己当成了其中的一份子,他很容易受到激情的感染。

我则耸耸肩,我就是来看看这胡天风长得什么模样,现在看到了他的模样,我的目的就已经达到。

胡天风的朗朗授课声传来,我则是缩缩脖子,对于魔法阵课程,我现在真的已经跟不上他们学习的进度,他们现在讲的内容对我来説已经是天书,没有几句能听懂的,我还是把第二意识沉浸到修炼之中,这样才不浪费时间。

我从没想过让自己成为魔法阵师,那对我战斗实力提升帮助不大,而且魔法阵知识既枯燥又难懂,况且如果我真的遇到了魔法阵的问题,我找润东哥帮忙不就行了,反正他爱学这些内容。

所以就算是魔导士在讲课,我也没空去搭理他。

有这时间我还是用于修炼更好。

时间在默默的流淌,修炼中的我并不觉得时间的漫长。

不知这堂课上了多长时间,感觉好象是要到了下课的时候,这时站在讲台前的胡魔导士已经讲完了这节课的内容,于是他沉声用极有磁性的声音问道:“这节课我们就讲到这里,关于就这节课的内容,未来的栋梁们,你们还有什么问题要问吗?”

就在此时,正在修炼中的我,第一意识突然发现,身边的润东哥身体猛然前探,然后他右臂扬起,高高的举起了手。

“怎么?润东哥还要提问题!”

我愕然,这一刻吓得我差diǎn险些走火入魔,我忙快速收了功,吃惊的看向了讲台前的胡天风。

润东哥如此高调的举手,相信讲台前的胡天风魔导士一定可以看得到。

扫了我们这个方向一眼,但很奇怪的是,胡天风看到润东哥举手,他却把头扭到另一侧,看向了另一个方向,完全当做没看见,就好象这屋里没这个人一样。

我隐隐感觉不对,这胡天风应该已经知道了润东哥这号人物,恐怕现在整个北盛京大学都知道了有润东哥这个蹭课听的图书管理员,这是个引人注目的人物,润东哥这样的行为应该説很有争议,很难説是好是坏,是对是错。

可能有些人会认为,这是一个青年人有着执着的学习精神,好学上进,应该鼓励!

可恐怕有些人不会这么想,也许他们认为润东哥是在吃白食,是在向北盛京大学的学生叫板,显他积极吗?或是什么,修为低还占用教学资源等等,至于他们怎么想,我不知道,总之,相信很多人一定是不喜欢润东哥这样的方式。

见此,回身我就想去拉润东哥举起的手,既然别人不喜欢,还是不要去触对方的霉头为好。

可还没等我拉住润东哥的手,他似乎急于求证些东西,居然霍的下站了起来。

“胡魔导士,我可以问个问题吗?”

润东哥用他二星斗者的底气,异常嘹亮的大声问道。

这声音在教室内显得铿然有力,不停的回荡着。

整个教室的目光唰的下全部集中到润东哥的身上,见到是润东哥,这一刻周围人的目光可以説是极为复杂,有人直接飞出了白眼,有的人目光则是莫名其妙,有人不耐烦的还在xiǎo声嘀咕着什么,有的人则是从瞌睡中醒过神来伸长脖子新奇的笑看着润东哥。

胡魔导士不得不扭头看向了润东哥这里,但他的目光闪了几下,似乎在犹豫着如何来应对润东哥这个棘手的问题。

见对方不表态,润东哥更是昂然的直接问道:

“请问胡魔导士,您刚才讲的几个火、电、雷系魔法阵可以并联到一起,但我看到有些复合魔法阵中还会把风系甚至是水系魔法阵与他它们并联到一起,这是为什么?能起到什么作用?”

“切!”

“显什么大眼!”

“他是这个学校的学生吗?”

“哪有这样的魔法阵?”

周围立刻有很多同学露出了异样的表情,甚至有人出言不逊,不知道是他们认为润东哥的这个问题本身就肤浅抑或是卖弄,还是对润东哥这样毫无顾忌的发问方式触犯了他们什么。

顿了顿,胡天风魔导士看了看周围北盛京大学学生的表情,这一刻他仿佛心中已经有了决定,微微锁紧眉头,随后他用淡然的语气问向润东哥:

“请问刚才问话的这位,你是北盛京大学的学生吗?”

“哦……,不是。”

听到胡魔导士这么问自己,润东哥脸上微微变色,快速的想了下后他忙又説道:“胡魔导士,其实我只是想知道……”

“不用説了。”

胡魔导士立刻用他斗师级浑厚的声音打断了润东哥的话,随后果断的拒绝道:“既然你不是这个学校的学生,就没有资格来耽误大家的时间,你还是坐下吧!其它人还有问题吗?”

这一刻的教室出奇的安静,没有人再説话。

见此胡天风立刻直接説道:“既然没有人问问题,那么这堂课就到此结束,下课!”

随之胡天风甩开那光鲜的魔法长袍,昂然大步的离开了讲台,毅然,绝然!

教室内的同学也轰然离座,他们的表情不一,大多都是寂静无声,不过也有些人依然在xiǎo声的不停嘀咕着。

“他算什么?天天跟着蹭课听还嫌不够?”

“是呀!他显什么积极?”

“这样的人就应该这么羞辱他!”

“他能听懂什么?”

……

润东哥脸色铁青的悄然坐在那里,但他那倔强的眼睛还在死盯着门口胡魔导士离开的方向。

我已经好长时间没看到润东哥露出这么难堪的表情了,估计内心再坚强的人,被人这样当众拒绝,他的心里也一定不会好受的!

本来润东哥是抱着满腔热情来听整个帝国唯一一位魔导士的授课,还想饱含激情的想领略下帝国魔法界第一人的风采,却没想到,对方却给了他一个大庭广众之下的难堪,这让人无论如何也难以接受。

而且我很了解些润东哥的心里。

他这个人的内心其实很相信权威,也尊敬权威,普通人给他一千次白眼,説他一万句不是,也比不上权威人士给他一次拒绝的影响更大,这样的打击对他来可以説是刻骨入髓的,相信,这必会给他留下一个刻骨铭心永远不会忘记的印记。

印记!我不知道这会给一向执着而较真的润东哥的心里,留下什么?

我的心情更是复杂,其实从个人角度讲,我当然更愿意站在润东哥这一边,我认为那个胡魔导士有些太过xiǎo气了,太过骄傲了,就算是拒绝他也可以先鼓励下别人的求学热情再委婉拒绝嘛,他这样的方式与帝国第一人的身份不符嘛!

也许胡天风是在一个严格而教条制度的环境中成长起来的人,他更能接受不乱尊卑,不错有序的方式来教学,但他此刻的这种绝决的方式,等于是在一颗积极向上的心里,埋下一颗刻薄而清高的阴影。

当然,我认为润东哥也过于坚持他自己的积极,我一直认为,他太过执着了,这不是又印证了我的话,像我这样低调些,多好!我摇头。

而且从润东哥刚才的举动来説,我觉得,他还是显得太过理想化了,他一直都是太理想化,我估计他认为对方是帝国最高魔导士,对方就应该像个教科书中的人物一样

盛华双杰  第四百六十八章 帝国第一人的拒绝

,礼贤下士,有问必答,诲人不倦,可结果是,对方结结实实给了自己一闷棒。

这就是现实与理想的差距。

不过我知道润东哥是改不了这性格的,我还是要安慰他。

“我们走吧,有问题你去跟杨怀中老师请教也好。”

见周围的同学都已经走得干净,我对润东哥説道,这样难堪的场面我和润东哥经历已经是不止一次,我的抗打击能力也变强了很多,所以我劝着润东哥説。

“嗯!”

润东哥面色铁青着答应着,然后木讷而僵硬的收起了桌面上的纸和笔。

已经很久没有看到润东哥露出如此难堪的表情,看来这次的事情是真的让他恼火,也让他气愤,毕竟这是盛华民权帝国第一魔导士给他留下的创伤,而且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周围那些人态度他可以不认较,但一向崇拜权威的润东哥被权威人物给渺视,这必会给他的心里留下挥之不去的烙印。

太深刻了!太难堪了!

走出阶梯教室,润东哥迈着沉重的步子回到他工作的房间。

“今天晚上我还是去杨老师家,去尝尝杨师妹的手艺。”

我尽可能聊些让人轻松的话题,希望润东哥能忘掉刚才的尴尬和难堪。

“嗯!”

润东哥依然是木然的应了一声。

他那直率的脸上依然没有散开已经形成的浓重晦暗之色,从他那铁青而凝着的脸色上我可以看出,他的心里一定在引经据典的,激烈的斗争着,评判着刚才这件事。

北京京科银康中医医院开车怎么走
北京京科银康中医医院怎么搭车
北京京科银康中医医院怎么坐车
北京京科银康中医医院坐车怎么去
北京京科银康中医医院具体路线怎么走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