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抚顺资讯网 > 健康

黑巫师朱鹏 第五章:深渊小恶魔的仆人

发布时间:2019-10-12 21:36:16

黑巫师朱鹏 第五章:深渊小恶魔的仆人

无尽深渊原始雨林地带,穷乡僻壤的狗头人石窟。

平心静意,五气朝元,在意识海的最深处,朱鹏发现恶魔牌那暗红色的光正在不断渲染或者说侵蚀着另外两张底牌,朱鹏只能感到这件事对自己来说谈不上坏事,但并不清楚这一现象具体意味着什么。

心灵波动,有极微弱的危险逼近。

朱鹏本能的睁开了双眼,结果看到一名脏兮兮的女人双手拿着一柄短剑向自己猛刺,右手掌顺着人体中线上升钳住那柄短剑,一抖手腕,短剑剑柄倒撞向女孩胸膛膻中穴,并不大的力道,将她击得倒退跪在地上抑制不住的不断干呕。

侧头一看,只见暗紫色的科加斯像死狗一样瘫在地上,一旁还有一块砸得粉碎的石头,朱鹏吐了口气,从盘坐状态起身把科加斯拍醒,它头颅一侧出现一块挺老大的肿起,看样子是被人家这一下阴得不轻。

“八十岁老娘崩倒婴孩儿,虫子,你这算是阴沟里面翻船啊。”

剿灭狗头人一战之后,朱鹏练拳、打坐、巩固自身修为,反思战斗感悟。他和科加斯都没大在意被绑得结实,扔在角落里准备作为处女活祭的棕发女孩,也正是因为这份大意,科加斯不备之下被突然恢复行动能力的女孩一石头砸在脑袋上,然后她也不再管暂时昏迷过去的科加斯,从地上捡起一柄短剑就往盘坐在那里休养的小恶魔身上刺……果敢狠辣,判断准确,一系列反击堪称经典。

但异界的姬骑士哪里清楚,打坐不是睡觉,打坐状态下朱鹏对于外界的感知比平常还清晰,有点类似于需要入神的工作状态,身旁最好连杂音也无。

“可恶啊,让我咬死她吧,她差点把我给砸死。”科加斯有些恼羞成怒的想要扑上去,却被朱鹏伸手给横拦住了。

“你把她给啃了,我们从哪得到人类文明的讯息?更何况拿火烤断手腕上的绳子,这份狠劲硬是要得。”朱鹏颇为欣赏的看着那个棕发女孩有着烧伤痕迹的纤腕,然后走过去一脚把对方踹昏过去。他一脚踹在女孩头上,发出喀吧一声,然后女孩翻滚两下一动不动了。

“……你把她踢死了?不是要问人类文明的讯息吗?”

“没有,只是踢昏过去,我是练武术的,力道把握的准确。我们现在先清理一下石洞,把那些狗头人还有人类都投入到祭火里烧掉,然后开始储备用于越冬的粮物,许多事情啊。”在心里盘算一番,朱鹏如是言道。

无尽深渊并不缺乏物资,作为多元宇宙暗面之集合,虽然环境足够恶劣,内部能量暴虐狂乱,然而那一座座崩溃的世界哪怕仅仅只是残骸,物资总量也足够惊人了。然而在深渊之中却几乎没有可能发展出文明,流土的世界,动不动就板块漂移,大规模气象灾害,再叠加上深渊生命彼此之间的战斗带来惊人高的死亡率,无穷岁月以来,深渊中几乎从未出现过称得上“庞大”的秩序组织。

狗头人祭坛是很重要的一个建筑,通过它可以把深渊领主的力量牵引过来,保护这座石窟并不会因流土力量而崩毁,不断长年累月献祭的话,甚至可能换取到赏赐,比如说武器装备或者知识,知识,在深渊世界一直被高等恶魔们所垄断,因此惊人的珍贵。

朱鹏将狗头人一族不管是死的,还是重伤昏迷的,都投入到了祭坛祭火之中,一股高等恶魔的狂暴气息扩散开来,稳固石窟,威慑二、三阶的深渊生命,许多时候很多狗头人不得不饿着肚子供奉祭火,因为这是它们在深渊之中赖以生存的根本保障。

站在石牢之前,朱鹏略有些犹豫,然而低头看一看自己那暗红色的恶魔手爪,他终究还是拉开石栏走了进去,将里面本就重伤的人类挨个击杀,此时身为恶魔的朱鹏不可能融入人类文明之中,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更何况人类与恶魔之间的差异。况且这些人身上本就受着重伤,朱鹏没有能力不断捕猎供养他们渡过漫漫寒冬,权衡利弊,终究还是挥手杀尽,干干净净。

暗红色的魔爪第一次染上人类的血与魂,晦暗的灵魂气息在牢房中嘶声惨叫,其中一名重伤的光头骑士甚至是一阶生命,当血影毒爪捕获到它的灵魂时,朱鹏可以清晰的感受到,它在欢呼雀跃,相比深渊生命的血魂,它似乎更加喜欢人类的……杀光了这些毫无生机的满牢老外,朱鹏随意踢开角落里一具尸体,露出一名缩在墙角里“抱头蹲防”瑟瑟发抖的金发女孩。

“我意如刀,人命如草……怪就怪你自己命薄吧。”竖五指如刀一挥而下,活口留一个就足够了。

“不要杀我,我会打扫卫生、做饭、唱歌,还……还能给您生一堆小恶魔,请不要杀我。”沾满了鲜血的如刀利爪停滞在金发女孩的脑袋上。下一刻,朱鹏拽着她的衣领将金发小圆脸,还戴着两个眼镜的小姑娘提到眼前。

“你会深渊语?”

“……我就是因为研究永葆青春的黑魔法,才会被教会逮起来宣布成为堕落牧师的,如果不是恰巧深渊入侵,整个世界都崩溃了,我早在十年前就被送上火刑架了。”

(猛人啊,当着侍神牧师还敢研究黑巫术,被人发现后居然还能活十年之久。)在心里感慨着,朱鹏上上下下打量了金发圆脸的眼镜修女一番,除了胸前波涛汹涌之外,从长相上看她才十五六岁的年纪,满脸的胶原蛋白,虽然此时小脸涂黑看上去有些脏,但轮廓相当不错,标准得小美人胚子。

“你多大年龄了?”

“…………呃……这个……这个……”

“说。”朱鹏眼珠子一瞪,全身上下没有二两骨头的金发伪萝莉直接就吓尿了

“今年三十八了。可我没杀过人啊,深渊入侵死了那么多女孩子,她们的血不是不用白不用吗。”爱露莉原本是修女学院一名极不起眼的麻子脸小胖子,平常被人嘲笑,受人欺负,那些高大英俊的见习骑士绝不会扫这个貌不惊人的麻脸小胖子一眼,原本爱露莉应该在极致的平凡中度过一生,直到她在一次意外中闯入一间破旧的密室,并在里面翻到了一本书,那是圣光之雷教会第一代圣女,以绝世美貌著称于世蕾蒂丝的手记……那是深渊黑魔法之书,上面记载着以新鲜处女之血沐浴,获得美貌并永葆青春的秘法。

即没胆气更没本事杀人的爱露莉即便通过笔记偷学了深渊语,即便将上面的黑魔法仪式都背得烂熟于心,可是没机会施展也毛用都没有,直到深渊入侵她们所在的世界,修女学院的人在最初期的魔潮中几乎死绝,唯独害怕到极点的爱露莉躲避在密室里逃过一劫,当她壮着胆子再次走出来时,金发麻子脸的小胖墩看到了满地的“施法材料”,纯洁的处子之血,无暇的修女之魂,当仪式完成之后,爱露莉几乎得到了她朝思暮想的一切。

从某种方面来说,只要你付得起代价,黑巫术仪式的效果一般都包君满意。若非如此,这诸天之中也不会有那么多的恶徒了。

……三十八岁的**伪萝莉VS脑残姬骑士……

“既然有了一个懂得深渊语,又乖巧听话的女仆,那这个家伙就不用留了。”说着,朱鹏右手上本已收回的指甲又一次弹了出来,他走向那个昏迷过去的棕发女骑士,正准备赐予她无痛的永眠,爱露莉已经哇哇惨叫着扑到了女骑士的身上。

“主人……不要,不要杀她,求求您不要杀她啊。”

“滚一边去,再废话把你一起杀掉哦。”

提着后衣领将金发伪萝莉丢到了一边,朱鹏刚抬起爪子,爱露莉又扑了过来挡在了女骑士的身上。这个原本胆小软弱没骨头的女人,在此时此刻表现出异样的坚强,哪怕朱鹏身上已然爆出凛然如刀般的杀气,她也闭着眼睛死死抱着身下的女人不肯松手。

“……好吧,但你至少给我一个理由吧?你为什么这么护着她?”朱鹏举着手臂犹豫了片刻,寻思寻思相比养一个女人,还是一个精通深渊语甚至黑巫术的仆人更重要一些。不过,主人的面子还是要维护的,爱露莉必须给朱鹏一个说得过去的理由,也好让他借坡下驴。

“因为……因为她是我……”就在这时,棕发女骑士轻哼了一声,她醒转过来,爱露莉还未说出口的话语一下子就僵住了。

“因为,因为我体力比较弱……粗活重活总得有个下仆帮着干,这么大一个石窟,而且我也想找个可以说话的人。求求您了,强壮而伟大的主人,求求您留下她一条性命吧,您就当多养了条小狗狗,我会把我的饭分给她一半,并且好好管教她,不让她给您添一点点的麻烦。”

当女骑士醒转过来时,看到的正是爱露莉为自己如此乞命的一幕。她眼光中闪动了一下,然而下一刻气质却回归刚毅。

“·#%%……¥%……¥¥%……”

她冲着爱露莉与朱鹏分别说着什么,朱鹏是一个字都听不懂,这里又没有笼罩全城的巧言术,虽然也能从女骑士的身上感受到那份执拗与敌意,不过朱鹏也不在乎。能够被狗头人生擒的身手,真的没必要放在眼里。

“总之,快点打理好这个石窟的一切,我不管你到底有什么秘密,但如果做不好事情,我就把你们两个都投入到祭火之中。”威胁了一句,朱鹏转身去检查自己剿灭狗头人部落后所得到的战力品,有两个女仆也好,朱鹏除了打猎之外可以万事不管一心一意练武,深渊漫长的冬季,将是其武功突飞猛进的黄金时期。

狗头人部落的储备冬粮“人类”已经被朱鹏杀死后投入到祭火中去了,虽然活祭效果更好许多,但终究还是给他们的灵魂留了一条活路,然而剩下的其它肉粮就不多了。部落里的武器多是石质骨质武器,除了一柄短柄钢斧不错外,其它都不能与朱鹏得自狮人的骨刀相比,另外那本魔神赏赐下来的骨质书,朱鹏也大体翻看了一下,这是一本随笔,里面记录了一些有关深渊动植物的知识,主要内容却是祭祀“半龙魔神”祈文与仪式……狗头人一直认为自己身负红龙之血,就算祭祀深渊魔神,也尽量挑有龙血传承的。

承德治疗阳痿医院
云南好的治性病医院
太原治疗妇科方法
承德治疗早泄方法
云南哪家性病医院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