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抚顺资讯网 > 健康

郭双年实名举报者频遭恐吓是谁在姑息养奸

发布时间:2019-11-25 10:23:31

郭双年:实名举报者频遭恐吓,是谁在姑息养奸?

新京报新媒体日前独家获悉,湖南省新邵县基层纪检委员杨斐,由于频遭恐吓,已穿防弹衣一个多月。(12月15日新京报) 穿防弹衣的感觉确实不爽,如果不是被逼迫,没有人愿意整天穿着防弹衣上下班,而且一穿就是一个多月。 新邵县建设工程质量监督站副站长、纪检委员杨斐,实名举报该站站长谢某违法违纪问题,两个多月过去了,为什么就没有一点动静?如果当地纪检部门能够闻风而动,并对实名举报人采取强有力的组织保护措施,何至于要穿上防弹衣上下班,这是怎样一种悲情? 杨斐作为一名基层纪检委员,实名举报他人的违法违纪行为,既是其职责所系,也是勇于负的体现,新邵县纪委应该对其举报行为予以肯定和支持,尤其是对其举报后接到的几个匿名迅速组织查处,如此才是对举报者无声的支持和鼓励。如果对恐吓行为听之任之,或者采取“慢三拍”的处理方式,那么,等于是在涨违法违纪者的志气,灭实名举报者的威风。 天下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按此逻辑推断,经常打要“搞死你”匿名恐吓的人应该不难找到。实名举报者频遭恐吓和穿防弹衣一个多月,背后折射的是有关部门办案的不给力。如果在杨斐第一次接到恐吓后,当地司法机关能够顺藤摸瓜,或者给实名举报对象以警示,恐怕也不至于使举报者频遭恐吓。 现在的问题是,杨斐将举报材料交到邵阳市纪委,邵阳市纪委又将此案交由新邵县纪委办理。这在外人看来有“踢皮球”之嫌。如果说杨斐在第一次向新邵县纪委实名举报后,问题能够很快得到查处,那么他又何必把举报材料又交到邵阳市纪委呢?问题不言自明。 实名举报人频遭恐吓和穿防弹衣上班,让举报者很无奈,也突显法律对举报者保护不力,其情类似于见义勇为者流血又流泪。如果实名举报人的安全得不到法律和制度的有力保障,那么,这无疑是举报制度之觞。 作者:郭双年

:杨虹磊)

输送设备
智能
租房准备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