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抚顺资讯网 > 健康

杭州陷中国式限牌怪圈外牌车重出江湖

发布时间:2019-11-26 23:15:14

杭州陷中国式限牌怪圈 外牌车重出江湖

在杭州,跟小波一样从事外牌黄牛的人不在少数,曾在杭州汽车城从事二手车商的鲁师傅也是其中一个。销售东风裕隆汽车的杭州华智汽车生活馆销售经理朱秦龙也告诉,在他们店里,上外地牌照的销售量占比一半,他们帮忙代办业务。

原标题:杭州陷中国式限牌怪圈 外牌车重出江湖

中新杭州6月17日电 ( 施佳秀)现在杭州滨江上班的范先生前不久花了几千块钱给自己新买的宝马车上了个沪C车牌,通过规划出行路线,避开早高峰的形式,范先生的外牌车成了他家里本地牌车的有效补充。

在杭州,范先生的案例不在少数。

2014年3月26日零时起,杭州成为继北京、上海、广州、天津等之后,正式汽车“限牌”的城市,机动车一年配置额度为8万个,增量指标按8:2的比例配置。

2013年4月至2014年4月,限牌前这一年里,杭州小客车保有量由辆增加至辆,多增加了290889辆车。而限牌后一年,保有量从辆增至辆,只增加了77758辆车。按照这趋势,如果不限牌,杭州可能还要多出22万辆车上路。浙A车牌增加的少了,然而,市民感受不深,让他们疑惑的是,路面上的外牌车越来越多。

这是为什么?

非浙A牌照涌入杭城

范先生家里原本就有车,杭州限牌后,范先生又买了辆宝马,不想花钱竞价,就参加了摇号,怎知摇了一年也没摇上,于是打算上个外地车牌应急。

小波(化名)是专门为新车办理外地牌照的人,俗称“黄牛”,范先生找到了小波,因为范先生的新车是国五车,考虑到距离近,小波就给他办了沪C牌照,几千块钱搞定。

小波告诉,这一年来找他办外地牌照的很多,对于要办沪C牌照的国五车,他给出的价格是3000元。

在杭州,跟小波一样从事外牌黄牛的人不在少数,曾在杭州汽车城从事二手车商的鲁师傅也是其中一个。

鲁师傅表示,因为沪C牌照无法进入上海市区,办起来方便,现在杭州国五的新车基本给办理沪C牌照,只要提供保险、身份证、发票等资料,便可办理。

外籍牌照办理的便利给了外牌车进杭的时机,治堵专家、浙江工业大学教授吴伟强就表示,现在杭州道路上已经有非常多的外牌车,杭州越来越堵的根本原因之一就是外牌车太多。

自2014年5月5日起,杭州错峰限行时段为工作日的早高峰7时至9时,晚高峰下午16时30分至18时30分时段。在限行时间内,禁止非浙A号牌的小型客车在错峰限行区域和城市高架上通行。除了现场执法,杭州在许多路口设有智能卡口系统和路口监控系统,违反“错峰限行”规定的,均将以非现场执法方式录入。

今年以来,杭州违反“错峰限行”规定的行为不在少数。杭州市公安局交警支队道路秩序处胡警官告诉,今年以来,杭州交警累计查处16.3万起,其中现场执法10.9万起,现场执法中浙A车牌4.1万起,非浙A车牌6.8万起,相当于违反“错峰限行”被执法的车辆中约六成都是外牌车。

车市遇冷 外籍车牌再战江湖

“限牌对国产汽车肯定是有负面影响的,对自主品牌肯定是非利好消息。”杭州限牌之初,浙江省汽车行业协会会长方曦曾用两个“肯定”表示限牌令下国产自主品牌汽车的前行不易。

方曦说,限牌前,有人先买低端车练练手,技术稳定和资金充沛后再买高端一些的车,“现在(限牌后)因为拿个牌照很不容易,一般根据人们心态、心理考虑,往往买车他就希望一步到位了,不一定买进口车,而是买档次相对来说高点的。”

“限牌”是否真的对自主品牌冲击最大?

连日走访杭城4S店采访了解到,自主品牌已经找到“新路”——上外地牌照。

主营长安汽车的杭州祥通汽车有限公司市场客服总监孔繁华说,限牌后,刚开始大家都很迷茫,店里也走了一批销售顾问,有些4s店干脆关门,留下来的面临很大的经营压力,后来生意却逐步好转。

“现在我们一个月如果卖100辆车子,大概只有10到20个是上本地车牌的。”孔繁华说,长安汽车是自主品牌,价格一般在10万以下,对杭州本地人来说,自主品牌的车型本来就不受青睐,对在杭州打工的外地人或新杭州人来说,买辆自主品牌的车型代步反而较多,限牌后他们还可以上老家的车牌,因此相较一些合资品牌来说,自主品牌恢复得快一点。

销售东风裕隆汽车的杭州华智汽车生活馆销售经理朱秦龙也告诉,在他们店里,上外地牌照的销售量占比一半,他们帮忙代办业务。

朱秦龙表示,如果客户是杭州本地人,除了竞价摇号,他就不能上浙江全省的车牌,一般车主会委托4S店办一个省外牌照,上一个牌照只要2000块钱;如果客户是非杭州人,他们一般都会上老家的车牌,如在杭州的台州人上台州车牌,而委托他们代上牌照的,基本都是包括淳安等地在内的杭州人。

“外地人上老家车牌几百块钱就搞定了,杭州人自己去外地不划算,我们就会帮忙介绍黄牛。”朱秦龙说。

广汽吉奥汽车销售有限公司市场部副部长钱立平则表示,现在不论是杭州本地人还是在杭州的外地人,在买车时都愿意上外地牌照,店里会协助办理外地车牌,这种情况销售量占比至少一半。

吴伟强也表示,一些4S店为了卖车,会想尽办法帮杭州本地居民到周边城市去上牌,以至于限牌政策推出以后,杭州周边等城市都对杭州人上牌作出限制,比如绍兴等地。

部分限牌城市遭遇“外牌车”拥堵 杭州待防范

作为首个限牌城市,上海就早已遇到本地人上外地车牌的现象。据报道,在上海高峰时段高架道路上,外牌车辆与沪牌车辆数量比为1:9,非高峰时段则达1:2,有90万到100万辆外牌车辆长期在上海市内通行,常驻上海的外省市号牌车辆每年以10万-15万辆速度递增,对道路交通影响明显。

4月15日起,上海市高架道路外地车牌限行新方案正式实施。和之前相比,外地车牌的工作日限行时间延长了两小时,以此缓解上海中心城的交通压力。

在贵阳,政策对外地车牌以“开三停五”进行限制,2014年调整为“开四停四”。

外牌车现象令控制机动车保有量和上路率的目标大打折扣。业界担忧,越来越多的外地车牌占据杭城,污染、拥堵没有减少,税收却相应减少,杭州限牌是否只是表面的总量控制?能否起到真正的“治堵”、“控污”效果?

吴伟强将外牌车现象称为“溢出效应”,认为确实对限牌效果起到消减作用,对于外牌车越来越多的原因,他分析,由于在杭州买车数量受到限制以后,迫切需要买车的人,会绕过限牌规则,到外地去买车,这是心理上的需求,此外,限牌还会激发一些潜在需求,原来不想买车的人,由于紧迫感和紧张感,也会去买车。

吴伟强坦言,限牌不是治堵的有效手段,政府需要在交通建设水平上下功夫。

“我一开始就不认同限牌政策。”浙江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副院长范柏乃也说,杭州外地车牌递增是个大问题。

“(外地车牌增多)这个问题我们也清楚,但是一下子也没有办法,县市(这种情况)可能更多一点,城区相对更少点。”杭州市交通运输局副局长陆献德接受采访时称,对于上海加大外牌限行时间,杭州还没进行到那一步,也没开始考虑。

吴伟强认为,现象加重后,政府部门也许会采取更加严厉的管控手段,比如说延长限行时间,增加限行车牌数量等。(完)

(来源:中国)

延伸阅读

手机知识
小吃
五大连池笑话网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