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抚顺资讯网 > 游戏

美漫世界霸王轨迹 16.破碎的王冠

发布时间:2019-09-13 19:37:55

美漫世界霸王轨迹 16.破碎的王冠

变种人的能力千奇百怪,只有你想不到的能力,没有这群变异者演化不出的能力,虽说没有废物的力量,只有废物的使用者,但说实话,力量也总有高低之分,就比如万磁王的磁场和查尔斯教授走到极致的心灵力量,又比如旺达的混沌魔法和风暴女的雷电掌控,这就属于比较高端的力量体系,在衍生出的开始,就比其他力量更强。

而类似于自愈,身体强化,敏捷,视力加强这些烂大街的能力,除非被用的特别好,否则只能是泯与众人。

所以说,变种人社会,其实是个看脸的世界,不公平的基因,从千奇百怪的能力诞生的最初节点就已经被确定了。

不过任何确定之中,总有些不确定的因子,我们将其称为命运的推动,就好如这些平凡力量,总会诞生出不平凡的存在。

就比如...自愈。

泽维尔变种人学院对自愈分为以下8个等级:

E级-愈合速度倍的弱效自愈,只能作用于皮外伤。

D级-愈合速度倍的弱效自愈,可以作用于身体内部。

C级-愈合速度10倍的中级自愈,可以作用于特殊部位的非致命伤害。

B级-愈合速度20倍以上,除去斩首和心脏破碎之外,几乎不死。

A级-愈合速度30倍以上,免疫心脏破碎,无法免疫斩首,中速断肢重生。

S级-愈合速度无法测试,无法免疫斩首,高速断肢重生,长寿。

SS级-无法免疫斩首的不死,极速断肢重生,极效长寿。

SSS级-完全意义上的不死

目前登记在册的所有变种人里,只有金刚狼和剑齿虎的自愈达到了SS级,而根据教授的反复考察之后,赛伯.霍克,在吞噬了金刚狼和剑齿虎的自愈因子,而且修补了自身的基因崩溃之后,绝对已经踏入了SSS级自愈的范畴里,也许只差一步,就可以得到未知的“永生”之境。

虽然没有测试过,但是在凤凰为他点燃了极具象征性的生命之火以后,哪怕是斩首,只要火焰不熄,他依然能活下去,所以...谁能干掉他呢?

也许大千宇宙中总有些恐怖存在可以随手捏死赛伯,但目前看来,大天狗忍者施莱德,显然还差了那么一点点,但说实话,这并不能怪他不够强,实际上,除了赛伯之外的任何人,在承受了他的57刀之后,都不可能完好无损,就连自愈力最接近赛伯的金刚狼都不行...

所以这个世界上,估计再也找不到比赛伯更擅长打消耗战的选手了,只要你一击干不掉他,就只能被他拖入无尽的消耗战里,而且最先崩溃的,肯定不是他。

墨西哥东岸已经在风暴和火焰的肆虐中彻底支离破碎的海滩上,脚帮之主施莱德和赛伯面对面站立着,刚才的大战赛伯略胜一筹,不过眼看着施莱德全身的伤口在灵力的作用下飞速愈合,赛伯就知道,第二阶段,还有的打呢。

对面的可不是什么阿猫阿狗,大天狗施莱德,那可是在卡玛泰姬都能排的上号的危险人物,一手造就了东瀛文明的覆灭,组建了一支有史以来最庞大的神佛军团,虽说其中的大部分都被天剑局以雷霆之势扫灭,但剩下最能打的那些,可都是跟随着眼前的家伙东渡来了美国。

神盾局估计有的头疼了。

“你怎么能理解我的霸者之路?”

施莱德伸手摘掉了身上那些破碎的盔甲,在这盔甲的内在,存在的是一个全身长满了鳞片的人形怪兽,老虎一样的爪子,肩膀上有鹤的羽毛,还有一条狰狞的尾巴。

在看到这完全不似人身的躯体的时候,赛伯的目光闪了闪,怪不得忏悔之眼对这家伙无效...这个疯子最少将4个强大的式神灵魂禁锢在自己身体里,否则他也不可能在赛伯的狂轰乱炸之下坚持到现在,赛伯也不会打的这么艰难。

他相当于在同时和5个大妖怪作战!

“把人类之躯改造成怪物的居所?”

赛伯哼了一声,将腾古剑扔进了檀木扇子里,他脑子还没坏呢,用这不知根底的武器作战,也许下一刻就会坑了自己,他活动着十指,不屑的看着施莱德:

“如果你的霸者之路是指把自己改造成缝合怪,那我是真的理解不了...借来的力量,怪不得如此不堪一击。”

“借来的?”

施莱德站在原地,发出了狂笑,他握紧了拳头,猩红色的邪灵之力在他的身体上一寸寸的缠绕着,他指着赛伯:“你说这力量是借来的?不不不,这就是我的力量!我体内的每一个灵魂,都是被我亲手战胜,砍杀,摄魂,抹去它们最后的意识,赐予它们无法想象的荣耀。”

“砰”

他的左脚砸在灼热的大地上,就如同红色的战刀一样,将地面完全破开,他深吸了一口气:

“这些魔界的妖怪将成为我霸者之路上的垫脚石,这难道不是它们最大的荣耀吗?”

“力量!哪有什么善恶之分!人类如此羸弱,不借助外力,怎么才能超脱自我?”

他活动了一下肩膀,身体里的猩红色灵力在他身后组成了一个狰狞的力量投影,在这种力量的膨胀中,周围的空间都出现了不稳定的征兆,赛伯站在原地,看着施莱德的身躯一点一点的升上天空。

“我的霸者之路,那是真正的超脱之路,我会成为这污秽人间真正的神灵,我会在这片土地上建起我的式神帝国!你...你是最后一个麻烦,我会满足你,我会用最强大的形态撕碎你...你不是第一个看到它的,但在你之前,所有见过它的人都死了,你也不会例外!”

“唰”

两把银灰色的利刃出现在赛伯手心,火焰之蛇舔舐在剑刃之上,他看着天空中的施莱德,无悲无喜:

“那就给我看看,没准我也许会害怕到跪在你面前求饶呢...”

“哈哈哈哈!如你所愿!”

施莱德狂笑着舒展着双臂,猩红色的邪灵之力在他身后组成了一道绚丽的蝴蝶般的双翼,他的声音在这一刻刺破了火焰和风暴的阻隔:

“大天狗,来我这里!展现出我真正的形态!”

正在和西姆恶斗的大天狗双翼拍打着向后撤去,他最后看了一眼西姆,沉默的朝着施莱德的方向狂奔而去,西姆罕见的没有追击,他大声嘶吼到:

“你疯了!看看那个疯子身体里的可怜灵魂,那就是你最终的结局!”

“那只能说明...”

大天狗回头看了一眼西姆,猩红色的眼中闪过一丝暗淡:“那就是我的命运,式神从诞生的那一刻起就需要一位主人,我们是主人的利刃,我们是主人的坚盾,主人的意志,就是我们战刀所指...”

“逃吧,你们不会是大天狗忍者的对手...”

“唰”

最后一声如风般的轻吟落下,大天狗狰狞的形体消失在空中,那种属于顶级大妖怪特有的灵力加持在施莱德的身躯上,让他的形体又一次发生了改变。

两颗狰狞的黑龙型臂铠出现在他的双手上,他那鹿角头盔在黑暗之力的加持下,彻底扭曲成了一个黑龙型的头盔,猩红色的邪灵能量披风在他背后显现,一条活灵活现的黑色长龙围绕着他的身体快速旋转,在这一刻,赛伯的目光也变得慎重起来。

因为在和大天狗合体之后,真-施莱德的压迫力,最少达到了之前的2倍,这也意味着,他的力量最少提高了2倍。

“果然,不能小看任何体系的力量。”

赛伯摇着头,他看着空中的施莱德,打个响指,天际之外的魔龙西姆的身躯化为黑色迷雾消失在原地,墨绿色的魔火从他脚下腾起,飞快的缠绕了他的身躯整整一圈,下一刻,火焰之幕被撕破,黑色的蝠翼在这一刻膨胀到极致,伴随着鼻子里喷出的火星,恶魔赛伯又一次出现在了天际之下。

在这一刻,两者的力量和气势疯狂膨胀,对抗,纠缠,将这一片天空中的一切卷入其中。

在大天狗和西姆的战斗里已经变得疯狂起来的海水在无形力量的操纵下以一种违反重力的姿态升上天空,化为纠缠联系的水珠,然后又被赛伯身体周围的那一圈圈灼热的光晕蒸发掉。

“轰”

最后一颗水珠在空中消失的那一刻,天空中的施莱德左手握拳,如流星一般朝着赛伯猛击而下,而地面上的恶魔,同样握紧双爪,任由灼热的邪火缠绕到爪子的每一根缝隙中,一红一黑,就像是两颗陨石的对抗。

在接触的瞬间,一层红色的光环朝着四面八方激射而出,就在这一刻撕开了天地的最后帷幕,也将大体还完好的墨西哥海岸的最后支撑,彻底撕碎。

碰撞在一起的两个人再也不使用那些招数,拳头,手肘,脑袋,双腿,膝盖,所有的一切都成为了最致命的武力,倾尽一切要将对手摁倒死亡的深渊中。

打到这一步,就算是两个人想要收手都不可能了,这一战之后,必然只能有一个人活着,就像是施莱德的口头禅:同一条霸者之路上,不可能存在两个霸王。

施莱德和赛伯,同样的战斗方式,同样拥有势力,同样见识过其他维度的风景,同样吸纳其他力量为自己所用,同样的胆大包天,同样有一颗不断向前的心,即便是曾经从未见过,但他们同样是属于走在超脱之路上的行者。

简直就像是天生的对手。

“砰”

施莱德的拳头上刺出的黑龙之牙刺穿了赛伯的胸口,但赛伯的金色臂甲也砸碎了施莱德肩膀的装饰,两个人身上满是鲜血和缠绕的能量,他们在空中,在地面,在海中疯狂战斗,所到之处,一切都被猩红和黑暗之力缠绕,搅碎,来自大妖怪和恶魔的力量无情的烤炙着这片无辜的大地,它在这暴力的战斗中呻吟,它在求饶,但却没有人去关注这片地面。

杀死对手,唯有杀死他,才能结束这一切!

“你拿走了我的腾古剑,没关系!我会从你的尸体上把它拿回来!”

“你什么都别想拿到!你只是个失败者!”

“砰砰”

两声巨响,两个人在天际分开,施莱德举起双手,两条能量的黑龙一左一右扑向冲过来的赛伯:

“狂风!禁锢我的对手!”

“唰”

就像是律令一般,赛伯的冲锋被硬生生静止下来,那缠绕的黑龙一左一右撕咬在了他的身体上,而施莱德则如同猩红风暴一样扑到了赛伯眼前,他双拳上突出的黑龙之牙刺穿了赛伯的心脏,另一只龙牙拳套砸在了赛伯的脖子上,但却没能洞穿艾德曼合金的保护。

“嗡”

银灰色的氪星金属从赛伯身后的火焰中飞出,就像是大章鱼一样的金属触手,在这一刻缠绕在空中,一圈一圈,将赛伯和施莱德的身体缠绕在原地。

那被刺穿了心脏的恶魔抬起头,看着眼前那双猩红的双眼,他的鼻孔里喷出了灼热的火焰:

“告诉我!施莱德,大天狗的力量能让你的身体复原多少次?”

在被束缚的两个人的天空周围,那无尽的火焰在空中组成了密密麻麻的火焰长枪,从各个方向对准了纠缠在一起的两个身体。

施莱德瞬间就明白了赛伯想要做什么,这家伙,他要故技重施,但愚蠢的是,他居然又一次跳入了赛伯的陷阱里,他刺入赛伯心脏的左手被赛伯的金色手甲死死攥住,他甚至还能感觉到赛伯心脏在跳动,但这一刻,他看向赛伯的双源,那火焰的双眸中,只有一丝彻头彻尾的嘲笑。

“你的霸者之路?你的超脱之路...很遗憾,我早就踏上了这条路,而且我比你走的...更远!你的弱点在我眼中是如此的清晰,而你依然不明白,在我面前,刀剑,无用!”

“魔王狂吼着冲入战场,他是如此无畏,如此骁勇,但并非只凭着一腔勇气。”

赛伯的声音在疯狂挣扎的施莱德耳中响起:

“魔王知道,他的身体会愈合,而他的敌人...不会!”

“烈焰,听我号令!!!穿刺...一切!”

小儿退热
血栓形成原因
血栓性疾病
小儿大便干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