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抚顺资讯网 > 游戏

奇门散手 第七百四十三章我想见见唐宁

发布时间:2019-09-24 17:52:34

奇门散手 第七百四十三章我想见见唐宁

灯光幽暗的地下停车场,停靠在这里的车很多,但仍然感觉空旷。∽↗,

这种空旷不是指周围环境,而是指人呆在这种地方,心里的那种让汗毛簌簌的感觉。不论冬夏季,刮进来的风都有种阴风的那种惊悚感。

停车场历来都是很多抢劫类案子的频发地。一辆辆车排列整齐,都是一堆死物。走进来,脚步声特清晰,还有回音,让人总感觉身后有人跟着,一根根粗壮的方形承重柱子,后面躲俩人都不是问题。特么的,难怪这种地方受那些犯罪分子青睐。有先天性的作案便利啊!

一辆黑色轿车顺着斜面坡道驶进来,车速不快,沿途经过不少停泊位都没停下来,开车的人似乎在想这里找什么东西,也许是人,也许是停靠在其中的某辆车。

地下停车场很大,占地数千平米。粗略估计一下,也停了几百辆车。除非提前知道位置,否则盲目找起来不容易,两三分钟后,他大概是发现目标了,拐了两个弯直奔那里,在一辆同样黑色的轿车旁边停下。

黑大衣戴墨镜的姚一飞从车上下来,冰冷的手放在嘴边呵着白气,若无其事地在原地转了转,灵识在此期间迅速散开,无形的波动很快覆盖了整个停车场,任何细微角落的动静都直接反馈在他脑海,没发现任何异常。姚一飞直接上了旁边的这辆车。车门没锁,开门就钻进去了。

驾驶位上坐着个女人,黑衣女人,戴着帽子,帽檐压得很低,卡在眉毛位置上,黑色围巾蒙脸,看不出面容长相。但外露的皮肤很白嫩,应该是个年轻女人,精致的圆圆的像颗珠子似的耳唇有针眼,但没佩戴任何耳钉耳环之类的饰品。

车里面有股淡淡香,但不是香水的味道。应该是这个黑衣女人身上的自然味道。有些女人天生带有体香,只是这种女人很少,世界上都罕见,而且大都出自中国。

中国的山川秀水养人,尤其是女人。所以大多数中国女性都有一种柔柔的薄雾罩清溪似的水一般的美。淡扫蛾眉,脸若敷粉,唇若胭脂,不用化妆品都美得像画中人,这一点,西方那些胸大臀翘的洋妞永远都赶不上。

姚一飞加入行动组以前,经常在女人堆里打滚,可以说熟悉各种类型的女人。但这种带有天然体香的女人,他还是初次碰到。虽然是此次任务的接头人,还没有彻底摸清对方的身份底细,可以他的个性,碰到如此资质特异的女人,不口花花两句,都对不起自己。

摘下墨镜,露出那张英俊的脸。皮肤白净,斯斯文文,是个很得女人喜欢的男人,哪怕只是初次见面。很少能有女人抵得住她那双一旦表露出真挚情意便会变得异常拥有吸引力诱惑力的桃花眼。

“小姐未露真容,浓雾隐庐山,神秘梦幻,单单冰山一角,我敢保证,您一定是位少见的美女。请问芳名?”

黑衣女子身上的气息冷淡

奇门散手  第七百四十三章我想见见唐宁

,几乎白到透明显略显得有些发青的手握在方向盘上,扭头看着姚一飞,眸子清澈,不似水,反倒是像极了凝固的冰。而且目光也像冰一般的冷漠,平静,没有温度。

“你是谁?白玉堂为什么没有来?”

“我可是在诚心请教小姐您的芳名诶,可您却提起我们白头儿,啊,真是太让我伤心了。”

“我讨厌奶油气息重小白脸一样的男人,尤其讨厌桃花眼的男人。”黑衣女子语气厌恶地说道。

姚一飞傻眼了,他纵横花丛多年,无往而无不利,可今儿这位言辞太犀利了,居然如此直接**裸地说出讨厌他。尤其是那冰冷目光当中显示出来的意思,是在警告他,如果再敢扯东拉西,那就没得谈了。

好吧好吧,这个女人绝对是性冷淡。所以才会没眼光地把他这样的帅哥视做粪土,道边的垃圾。

既然人家摆明了讨厌他,他也不会像块膏药一样硬往人家冷脸上贴。姚大帅哥也是有立场有原则的人,当即恢复了特勤局行动组精英的身份。神情立变。

“白头儿有事,脱不开身,接到你的消息后,让我替他赴约。说吧,什么事?”

黑衣女子目光怀疑地上下打量他,“派你代替他?你也是特勤局的人?”

她在不久前,联系过白玉堂,说有要事相商,必须面谈。因为两人此前打过一次交道。白胖子知道她的身份非同一般,所以当即表示,会按时赴约。但当时在里并没说会派别的人来。

“当然,特勤局行动组的精英,如假包换。赶紧地,我时间有限。”

“证件?”黑衣女子目光不动,一直盯着他。

姚一飞冷笑,说道:“说实话,你这人真得很不适合在江湖上混,信证件?那东西就是一张废纸,记住,就算我这个前辈给你的忠告,信证件,不如信自己的眼睛!”

黑衣女子目光有刹那的恍惚,感觉上有点像是小学生被老师解惑了一般,居然点点头,“嗯,你说的有些道理,我记住了。谢谢。”

“呃?不用,身为前辈,应该的。”姚一飞愣了下,飞快地说道,目光古怪狐疑地反打量着她。这反应,怎么像个初次闯荡江湖的小菜鸟啊?

黑衣女子迟疑了下,说道:“在接下来要说的那件事之前,我先自我表明一下身份,我叫依兰,是路易斯小姐的保镖。”

“路易斯?j的那位路易斯?”

“是的,你知道j集团?”

“当然,这有什么奇怪的,这几天报纸和媒体,到处都是j的消息,掌控西方财团的东方宠儿,黑发黑眸的天才少女,史上最年轻的执行官等等,这位路易斯小姐的名头太多了,想不让人注意都难。”

黑衣女子点点头,随后缓缓地说道:“那你们又听没听过上帝之泉计划?”

“上帝之泉计划?”姚一飞身体一震,神情顿时凝重起来。语气犀利地追问:“跟教廷有关?是不是涉及到百年东征?”

“没错,上帝之泉的计划的背后谋划者的确是教廷,但是不是跟百年东征有关系,我不清楚。”

“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会知道这么严密的计划?”姚一飞浑身气势凌厉,如果对方所答不让他满意,不排除直接动手拿人的可能。

无视姚一飞凌厉压迫得几乎令人窒息的气息,黑衣女子淡定沉稳地说道:“我是什么人不重要,关键是教廷与我方合作,而我呢,就是被指派在路易斯小姐身边的具体执行者,负责上帝之泉计划的一部分。”

姚一飞眉头皱得更紧,“计划的一部分?”

“是的,上帝之泉计划共有三个部分组成,我只负责其一,其余那两部分到底是什么,我也不知道,三个计划分部都是单线执行,执行人也是保密的,我不知道他们,他们也不知道我,相互之间没有交织关联,除了我扶负责的这部分,其余的只能你们自己去查。”

“好,这个不用你担心,我们自然会去做,先说说你负责的那部分计划是什么?”

“我有条件。”

姚一飞点头,他没感觉到意外。对方主动联系他们,并且告知了如此重要的一个机密,没有条件才叫怪呢!

“好,说出你的条件,白头儿交代过,我有临时决定权。只要你的条件不过分,我可以现在就答应你。”

“我......想见一见唐宁!”

“谁?”姚一飞愣了。做梦也没想到,唐宁这个名字居然会从此人嘴里说出来,并且是当做交易条件提出来的。可见,此女对唐宁极为看重,或者说唐宁对此女极为重要。

“唐宁,我想见见他。”黑衣女子语气迫切,目光甚至带着哀求,急切地说道:“我知道他现在不在京城,在一个隐秘的训练基地,而那个地方,只有你们特勤局才能把人带出来。我别无所求,只要见到唐宁,我就会把我所知道的一切全部告诉你们。”

姚一飞心里震惊之余,也不由得苦笑。怎么什么事都跟那小子有关啊?真他妈的,好像地球都是围着他转的。

黑衣女子不知跟唐宁有什么关系,听声音,看肤色,看她的体态气质,都是个年轻的女孩。唐宁的资料他们掌握的还是比较全面的,他的社会关系简单,家庭成分也简单的很,除了那位魔狐,再就是现居京城的他那些小朋友了。

没有其余的亲戚,而且他家里面也没听说有什么年轻的女性亲属。哦,对了,跟他有瓜葛的年轻女孩是有,可目前都在海外。而且这个黑衣女子身上没有日本人的味道,水灵灵的黑眸子,虽然冰冷了一点儿,但也是地地道道的中国黑,不是西方蓝。

条件很简单,要在平时,一个就能把唐宁招呼过来,可问题是他现在人在鹰巢。别说他姚一飞,就算是白头儿,冷局长,也不敢保证随随便便的就能把人从鹰巢带出来。

姚一飞看了黑衣女子一眼,苦笑着摇摇头,叹气说道:“小姐,我不知道你是唐宁的什么人,跟他有什么关系,也不想打听,我尊重你们之间的个人秘密,但是我不得不遗憾的告诉你,你这个条件我没办法保证。只能暂时答应你,我会尽可量的去试试看。”

“可以,我们还可以在京城滞留一段时间,希望这段时间能让我等到好消息......顺便,拜托了。”

坐回自己车里的姚一飞把着方向盘,看着黑衣女子驾车驶离停车场。他再次无奈地叹气。两手狠拍方向盘,随即苦笑。跟唐宁有关系的女人,即便是他想动手都不好意思。

“让白头儿去想辙吧,我是没办法喽!”自言自语地失笑,随后掏出拨通了白胖子的。

大连治疗男科医院哪家好
莱芜治疗牛皮癣费用
温州治疗性病医院哪家好
临沂爱尔眼科医院预约专家号
谁知道济南银屑病医院好不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